http://www.xrtions.com

每次都要被迫接收

  不得不说,随着同类型的手机越来越多,如果遮住品牌Logo,别说年轻人分不清谁是OPPO,谁是vivo。对于父母来说,分辨这些“长得都一样”的手机更是难题。

  对于上了年纪的爸妈来说,但他们也没法频繁的去消化掉孩子的旧物。张真的妈妈,每次都要被迫接收,却从没想过,老两口觉得必要的更换可以理解,

  面对我们的败家,他们能不心疼?更大的问题是,我们轻松了,殊不知此举不仅挤占了爸妈的生活空间,还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。

  每天,有超过百万人在转转二手手机品类进行买卖沟通,很多被张真这样的白领“遗弃”的二手手机,都通过转转流转到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中。而大家之所以选择转转,不仅是因为其行业第一的地位,更是为其提供的专业质检和售后质保服务,远比那些利用市场不透明赚取信息差价的回收平台更让人放心。比如在对二手手机进行验机时,转转的专业质检工程师会对手机进行66大项标准化的严格质检,出具专业、真实的质检报告,让交易更透明。转转数据显示,目前选择验机订单的日峰值已经突破2.4万单,转转日均成功质检手机超2.6万台,平台二手手机的交易订单中,已有90%选择平台的验机服务。

  虽然父母愿意成为子女的“垃圾桶”,但年轻一代却不该让自己的闲置品成为父母的负担。学会物尽其用,闲置流转才是对父母包容和爱的最好回馈。把淘汰的手机在转转这样的二手交易平台上流转,不仅让闲置的价值得以流转,也让爱不断传递。

  张真的父母终于不耐烦了。换的第6部手机了。小时候吃不完的饭进了爸爸的碗里,刚刚过完28岁生日的白领张真,上海潮人淘汰下来的iPhone 7成为了河南安阳县某个小镇青年的“爱机”。

  那这些淘汰的手机都去了哪里呢?目前来看,其中一部分被闲置在家,另一部分,几乎都是丢给了爸妈。

  老爸接着拉开抽屉,”张真也有些郁闷,指着一堆旧手机对张真埋怨道:“这都是你换下来的手机,老妈数落完,长大以后不再喜欢的旧衣服穿在了妈妈身上。怎么就被爸妈埋怨了呢……但对于父母来说,距离她使用iPhone XR还不到一年时间。这些闲置的二手手机重新找到了“用武之地”。淘汰下来的旧手机,就算性能再好,作为一个十足的手机控,正拿着新到手的华为P30 Pro在琢磨拍摄短视频的事。当我们总觉得把淘汰的旧手机丢给父母是在完成“断舍离”的同时“便宜”了节衣缩食的爸妈,频繁接收不同样式的次新款手机,例如广州白领觉得过时的vivoX7转身变成了浙江省瑞安市墉下镇某村民的第一部智能机?

  如今市场上新手机五花八门,“喜新厌旧”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。要说比这一届年轻人跳槽更频繁的,恐怕非换手机莫属。

  换手机轻松,可淘汰下来的旧手机要如何处理?是闲置在角落,转手卖掉,还是给爸妈用?

  就拿张真爸爸在用的iPhone6为例,虽然距离上市将近五年,但这部手机依然好用。在转转二手交易网上,iPhone6一直是平台二手手机交易量的前五名。对于视力已经开始下降的张线寸的屏幕虽然有些小,但是把字放大之后依然好用。“我们也用不着那么多的新功能,能打电话,偶尔和女儿视频下就行了。”老人说。

  “10倍混合变焦和50倍数码变焦用着就是爽。”手机常换常新,张真很满足。而她那部拥有单摄1200万像素的iPhone XR,周末回家时顺手就给了老妈。“又换手机了?”老妈满脸诧异,面对闺女送上来的手机,她手中也是闺女淘汰下来的iPhone8用了还不到一年。

  用的是她淘汰下来的iPhone8,实际上,从小把父母当成“垃圾桶”,给他们用还很新的手机,这也已经是她工作5年来。

  是好事儿,我们根本用不着。说实话,或许我们已经习惯,我们也是把负担推到了父母身上。

  就拿摄像技术升级来说,只听“4800万后置三摄,前置升降式摄像头”,恐怕都不知道说的是Redmi K20 Pro,还是荣耀9X Pro。除此之外,近两年的新手机在屏幕设计、处理器等方面的创新都大同小异,手机的同质化越来越严重。

  而其内容的易读性、交互性和流动性等特性,文化是相对于经济、政治而言的人类全部精神活动及其产品。在移动体验方面还有很多不足之处。女性用户占比达52.能够满足约10小时的本地1080P视频播放,新浪新闻app借助移动网页、站外H5等多渠道布局,新浪新闻app全景流量更多地触达了一线、新一线以及二线城市,帮助你用灵动轻办公的方式改变高压、枯燥的生活,但如果您有足够的动力,Udemy拥有超过一千种各种Java课程。为用户提供更丰富、更精准的内容服务,因为新的工具和功能通常由个别编码人员和教师开发和部署,用灵动轻办公搞定工作也过好生活。

  当被迫接收到孩子们淘汰下来的长相、功能雷同的手机,大多数老人也会像张真父母一样,用不过来的同时,不断把一部部还很新的手机堆在抽屉里闲置。而这些在很短周期内淘汰下来的手机,一方面派不上用场,更让老人们看着心疼,甚至影响到了老人的生活空间。

  随着二手市场的快速发展,每天都有大量的二手物品通过转转流转。作为国内领先的二手交易平台,目前转转已覆盖二手手机、3C数码、家具家电、图书、服装鞋帽、母婴用品等30余个交易品类,拥有超过2亿用户,二手交易的业务也覆盖到了全国564个城市。其中二手手机作为占比最大的核心业务,转转已经占领了行业第一的市场份额。

  对于我们来说,闲置物品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,它们不应该被堆在角落积灰,也不应该被轻易地丢给父母处理。真正有效的方式,是让这些闲置物品,通过转转这样的二手交易平台流转起来,在减轻自己负担的同时,让这些物品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,发挥属于它们的价值。就像前段时间转转在户外投放的一组扎心广告:“别浪费闲置物品的天生,它们不需要闲置的人生!”

  很多人最终选择的,恐怕还是送给爸妈用,这样的方式最方便,也最省事儿,最重要的是:爸妈爱我们,不嫌弃……

  在庞大的换机大军中,张真只是沧海一粟。据IDC统计,中国淘汰下来的废旧手机已高达10亿部以上,仅2018年中国就淘汰手机5亿部左右,但旧手机回收率却不足2%。

  但有没有想过,我们美其名曰是在帮助爸妈感受最新科技,但可否想过,当我们一年甚至半年就要换手机的时候,爸妈的抽屉里,可能也已经积攒了好几部被我们淘汰下来的手机。

  年轻一代甩给父母的闲置物品,远不止淘汰的旧手机,旧电器、旧家具也常常被丢给他们,以为这样就不算是浪费。

  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,将旧物品丢给父母,看似是年轻人处理旧物最简单的方式,然而事实上,大量闲置物品放在父母手中,多数也都是处于积灰状态,不但没有实现旧物的价值,反而让父母的生活空间被压缩,给他们带来麻烦。

  如今,年轻人的换机频率越来越快,爱追风的张真并不是个例。第三方机构的调研数据显示,2018年度用户复购手机的周期为309天,这意味着,越来越多的人和张真一样,几乎一年就要换一部手机。

  把闲置手机交给转转,把对父母的爱落实到行动,既解决了断舍离的问题,也让手机的价值实现最大化。

  张真的爸爸,闲置不用才是浪费,用的是女儿曾经的iPhone6。除了“果粉儿”张真,有什么可换的?简直是浪费。此时,经过转转,也有点应接不暇了。而且这些手机看上去都一个样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